• 佳木斯市大人电子营业部

长短视频互抢领地短兵相接 “中视频”黄雀在后入场搅局

关键词:长短,视频,互抢,领地,短兵相接,“,中视频,”,

时代周报记者 李子慧 2020年的视频行业充满了硝烟味。 一方面,“优爱腾”掌控的长视频领域迎来了字节跳动等新势力闯入者,而长视频平台也屡屡传出合并传闻;以抖音、快手为代表

  •   时代周报记者 李子慧

      2020年的视频行业充满了硝烟味。

      一方面,“优爱腾”掌控的长视频领域迎来了字节跳动等新势力闯入者,而长视频平台也屡屡传出合并传闻;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则从传统的广告模式向直播电商发起新的增长探索。

      另一方面,“中视频”作为视频行业的新物种,正在引发行业内更多的产品思考。

      10月份,字节跳动旗下西瓜视频正式将“时长在1-30分钟、横屏为主,制作有一定门槛的PUGV(签约主播/明星主播等为首的一系列专业用户在平台生产的内容)”命名为“中视频”。

      短短两月后,腾讯视频跟进“中视频”概念,并将中视频具体分为剧情类和非剧情类的两大品类。其中,剧情类包括微剧、微动漫等情节性较强的内容题材,非剧情类指微综艺、微纪录片及MV等多元化的短节目。

      一时间,夹杂在长短视频短兵相接出的“中视频”成为2020年视频行业的热门概念,正在持续搅动着视频行业的未来格局。

      长视频重启混战

      在中视频概念点燃前,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足鼎立的长视频行业就迎来了新的闯入者。

      稀缺版权的收购,成为这些视频平台杀入对手领地的利器。

      2020年年初,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以6.3亿元的价格,获得电影《囧妈》的独家版权,8月14日,西瓜视频继引入英剧《德古拉》和日本动画电影《无限》后再次引入Netflix(美国流媒体平台)年度悬疑剧《谁是被害者》;

      同年8月,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并宣布双方将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一系列深入合作。在下半年,B站也先后上线了首档自制说唱类综艺《说唱新世代》、独家上线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并购买《哈利·波特》、《指环王》等经典电影的版权。

      快手也不甘示弱。2020年5月,快手与深圳市华浩影视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了电影《空巢》,而在不久后,快手关联公司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就注册了 “快手影业”的相关商标,引发了对于快手布局长视频内容的多方猜想。

      有分析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短视频平台布局长视频内容,一方面能够解决平台二创视频所涉及到的版权问题,另一方面也能够增加用户留存度,丰富平台的变现能力。

      然而,新的闯入者的出现,对连年亏损,盈利模式尚未明晰的长视频平台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曾经三足鼎立的“优爱腾”在2020年纷纷提高用户会员价格后,通过资本整合等方式谋求“合作共赢”的意愿暗流涌动。

      11月底,路透社曾报道称,腾讯及阿里巴巴欲收购爱奇艺,但因估值及反垄断法的出台暂时作罢,随后,百度向时代周报记者否认该消息,爱奇艺方面也表示“不予置评”。

      但就在几天后,全资持股优酷的阿里巴巴,通过旗下的阿里创投获得了芒果超媒(300413)(300413.SZ )5.26%的股份,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视频平台合并会一定程度上减少对上游资源的争夺的消耗,从而降低版权价格,减少运营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合并重组或能够帮助两个成熟的视频平台更快的实现盈利。

      但对用户来说,合并不一定是好事。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在长视频制作的高难度性导致了视频平台的采购成本始终居高不下,受益者也变成版权制作机构和上游。但若头部的任两个视频平台合并,视频平台获益的同时,资本加剧了头部聚集,用户或将为长视频内容花费更高的价格。

      短视频发力直播电商

      在更多人看来,当前,短视频变长,长视频变短已是大势所趋,包括在中视频的概念落地之前,大部分中视频也被同一归为短视频阵营。

      艾媒咨询在2020年9月发布的《短视频头部市场竞争状况》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预计达到7.22亿人,市场规模也将突破400亿元。

      但对于头部短视频平台来说,2020年短视频行业利好的同时,用户流量也逐渐趋于饱和,为首的抖音快手不得不在以信息流广告为主的传统盈利模式外,寻找新的增量。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2020年6月,抖音正式成立了以“电商”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先后签约罗永浩、陈赫,王祖蓝等十多位明星在抖音进行直播带货;与此同时,在电商基础设施方面,抖音于5月中上线达人直播服务,商家可直接在巨量星图中和抖音达人达成直播带货协议。

      10月初,抖音正式切断直播间内包括淘宝、京东在内的第三方外链。根据抖音官方数据,从2020年1月到11月,抖音网络GMV增长了11倍,抖音店铺GMV增长了44.9倍。

      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端曾指出,该调整其实意味着抖音在自身供应链能力较弱、自营直播电商存在天花板的背景下,试图强化流量本身的变现价值。她指出,该调整让抖音成为了更适合新生代品牌型产品的平台。

      根据快手数据,2020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总量超过5亿单。在整个2020年,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成为电商行业第四极,且在快速成长。

      在快手、抖音竞争逐渐进入稳定期之际,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关注到短视频平台直播电商带来的巨大增量。

      但在转型电商的同时,短视频平台们也在承受着传统互联网巨头们的挑战。

      2020年8月,百度引进原西瓜视频负责人宋健,担任百度短视频业务负责人;此前,微信更新版本后,其视频号在支持用户分享一分钟视频后,专门推出用于在视频号直播中购买虚拟礼物的“微信豆”。

      一位营销行业从业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微信的视频号已经支持微信豆,品牌以及企业投放目前对视频号都是比较看好的,投放价格也跟其他的短视频平台差不多。

      而就在最近,有媒体报道称,B站正面向部分用户开启竖屏播放界面的灰度测试,成功参与测试的网友在观看该平台某些短视频时界面会自动切换到竖屏界面。有用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B站的竖屏界面与抖音类似,但专门设置了弹幕窗口,观看视频的同时用户可以发送弹幕。

      中视频走入“台前”

      就在长、短视频行业竞争愈发紧张的同时,中视频概念横空出世。

      事实上,“中视频”概念的提出也给传统区别于长视频概念的短视频提出了更为清晰的划分。

      早在在2019年年底,中信证券就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5G时代,随着内容平台不断纵深发展,用户对内容质量的要求持续提升,视频产业有望诞生“中视频”赛道。

      2020年10月,进一步明确了“中视频”概念的西瓜视频与新榜联合发布了《中视频创作人职业发展报告》。报告中指出,在近一年高频的视频消费中,消费中视频的用户达6.05亿,网民渗透率64%,即每5个网民中就有3个用户高频消费中视频。

      与此同时,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也在2020年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上指出,2020年,用户每天花在中视频上的时长,已经超过了短视频时长的一半,并且是长视频时长的两倍。

      但一位视频行业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严格来讲,与其说当前各大视频平台正在扶持“新物种“,不如说中视频是各大平台赋予近年来原创PUGV及UGC视频内容的一个正式身份。

      从执行层面,更多巨头似乎也在身体力行的加入“中视频”战局。

      9月底,微信上线时长在1分钟以上视频上传功能;10月,百度推出一款名为“百度看看”的App,除直播外,主要以1-5分钟时长的视频为主; 同月,知乎在App首页新增“视频”专区,推出五亿现金激励、百亿流量扶持、视频工具、签约机会等多个扶持计划鼓励创作者在知乎发布时长1分钟以上的原创视频。

      就产品本质而言,不管是知乎、百度还是B站,短视频新入局者实际推出的视频内容从时长以及模式上来看,与其说在瓜分抖音快手的流量市场,不如说是在践行当前视频行业中对于“中视频”的战略认知。

      而当前关于中视频的盈利模式,尚且未能摆脱长视频及短视频固有模式的影子。

      前爱奇艺副总裁李文指出,在如今各种vlog变现困难的情况下,中视频的创作者面临的压力并不小。

      12月30日,易观分析文娱行业分析师廖旭华在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视频时长和制作都介乎影视和短视频之间,其实盈利模式也是介乎之间,区别在于中视频目前主要是做个人IP,比影视更简化,但是比短视频更加有内容和粘性。

      廖旭华指出,对于中视频的创作者来说,目前具体变现方式就是围绕个人IP展开,品牌/内容广告、电商或者其他可以应用他们影响力的项目都可以,空间很大;对于平台来说,依靠中视频创作者展开包括对接创作者和广告主内容植入型广告及大型活动下的品牌广告等业务,类似的效果广告仍是中视频最稳定和最主要的变现价值所在。

      而在李文看来,如今各家对中视频创作者扶持力度的加大很有可能会给视频行业带来几个新的趋势,尤其在腾讯视频提出的剧情类中视频中,通过打造场景和内容标签属性形成固定人设的系列情景剧可能进一步增加;竖屏短剧在经历了短暂沉寂后可能获得新的机会;内容变现能力较强的互动短剧可能会杀出黑马。

      但由于当前,除已经在中视频领域已经深耕许久的B站及西瓜视频外,各大平台对于中视频创作者的鼓励形式仍以高额补贴+流量扶持为主,用户认知对其认知还较为模糊,且中视频本身盈利模式还处于探索期,李文认为,相比于长视频和短视频,在短时间内,中视频还不会占据特别大的内容比例。

      不过就长期看来,在经历了2020年视频行业的一系列动荡后,中视频或许会成为视频行业新入局者们的突破口。

发表时间:2021-01-11 | 评论 () | 复制本页地址 | 打印

相关文章